原标题:热带岛屿,牢林边地,是地狱还是天堂?

“中古早期,亦即晚唐与宋初,大多数中国人来到这里,乃是迫不得已。在他们眼中,海南是怎样一个朦胧模糊的形象……”

心心念念期待已久,终于盼来这部罕见的研究海南的海外汉学著作《珠崖》。

《珠崖》

[美] 薛爱华 著

程章灿、陈灿彬 译

后浪丨九州出版社

《珠崖》是一部具有独特视角的观念史/认知史著作,镌刻满作者探索未知的冒险精神和对万物名类沉迷的博物学热情。

从中华帝国的四裔择路向南,《撒马尔罕的金桃》-《朱雀》-《珠崖》,一路关注中国边疆史、物质文明和跨文化交流。

博士论文从“南汉研究”到《闽国》,再到《珠崖》,薛爱华流连于易被忽略又缤纷神奇的中华帝国热带亚热带沿海地区。

薛爱华对中国古人精神世界和信仰价值的关注又将肇始接下来有关神话传说、道教宇宙的研究方向:《神女》《步虚》《唐代茅山》《时海蜃景》……一经一纬交织起薛爱华的研究脉络。

点击图片购买套装

珠崖(朱崖),既是“珍珠海岸”,又是“朱雀边缘”,《珠崖》作为前作《朱雀》忠实的延续和注脚,在薛爱华治学生涯中也有承上启下的地位。

开篇“历史”论及西方人对海南的认知过程让人非常惊喜,提供了罕见的文献综述、历史概括和视角引入(东西方文化心态的区别可见一斑,尾章评价苏轼为代表的中国人的思想局限也与之呼应)。

作者富有个人特色的多学科交叉的治学方法:以人类学、地理学、生物学知识为底色,以精彩的历史文献梳理为镂空图案,细致对比古人记录了什么而没有记录什么,并将海南岛置于更为广阔区域中分析,仿佛精心织就的一张格式塔图底关系,细腻描绘古人的精神世界。(详见尤为出色的第二章 自然)

作者擅长并醉心于从官方正史、图经方志、类书集成、志怪录逸笔记、文人诗文日记等尽可能多元全面的文献材料中发掘线索,尤其是以文学评论的形式,私人化地 重构古人私人生活的想象、体验与现实。

第五章“流人”也相当精彩,着墨于从苏轼笔下流放生活的所见所感中,分析出由恐惧排斥到平和接受的心态转变, 并结合苏轼生平背景、性格特征、文学创作的艺术理念手法,以及和其他有着相同命运的被贬之人进行对比,巧妙地回答了古人观念认知里海南的转变之问:跨过九死一生的海峡,哪怕生还也是精神死亡的、远离中华文明礼教、物质匮乏的蛮荒极远之地,转变为安贫乐困、长寿快乐、神灵保佑的昆仑蓬莱、乌托邦、桃花源……

书中引证 驳杂的中外诗文也足见薛爱华的文学热忱,文风风趣可爱,将激发更多想象共鸣。

“冷知识”

马可·波罗提到过海南,拼写为Cheynam;海南也出现在1375年的卡塔兰地图(the Catalan Atlas),写作Caynam。

苏轼对美食的执念很深。苏轼似乎是第一个注意到柠檬这种水果的中国文人,“黎檬子”这种外国水果却被时人当作海南特产。

唐宋时期,北部湾和南海海域被称为“鲸波”,薛爱华联想起昂格鲁-撒克逊人的比喻复合词(双词)hron-rād(whale road)“鲸路”,隐喻远洋(这也是博尔赫斯最爱提的双词)。

薛爱华指出汉黎贸易中引人注目的沉香与牛的贸易是出于双方的祭祀需要(汉人用香,黎人用牛)。

唐代就记载岭南人食“蜜唧”(蘸蜜糖吃的老鼠新生崽)……

被贬崖州的唐朝宰相李德裕认识小说家段成式。白居易写诗讽喻过李德裕的著名私家园林。

据说苏轼创造了一个新的文学形象——发簪茉莉花、吃槟榔泛红晕的美女——薛爱华评论新颖骇人,如同唱诗班姑娘嚼古柯叶。

苏轼在儋州的爱宠是名叫“乌觜”的土狗,又猛又乖巧,会游泳。

上一篇:原创无须拯救?围棋逆商助力港妹安度英伦学业    下一篇:原创长春个私六部2021年梦想盛典隆重开幕    

Powered by 本溪市钟洗电子营业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18 版权所有